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情人节快乐。


雨很大。

崔胜铉进门的时候甩了甩他的雨伞,雨滴溅到权志龙家门口那张厚厚的羊绒地摊上,夸张诡异的图案上泛起一片糟糕的深色。他拆下墨镜,尽管知道权志龙压根不会在意,还是有点歉意的把雨伞放在了门外。

权志龙刚洗完澡,在桌沿边放了一支开了的红酒。英文标识上贴了一张小小的纸条,用歪歪扭扭的韩文标明红酒的名称和年份。崔胜铉认出那是权志龙的笔迹,忍不住抿嘴笑了笑,替自己倒了小半杯,看权志龙盘着腿在沙发边上擦自己湿漉漉的橘色头发。

权志龙凑过来,鼻尖红红的,贴在他衣领边嗅了嗅。崔胜铉今天穿的很随意,黑色贴身的高领毛衣,规矩的条纹西装和长裤,没进裤筒里的灰色长袜,整个人都包裹的严严实实。他今天用的香水中有柑橘的调香,闻起来竟有些不合时宜的亲切可爱,反倒有点儿别扭。

权志龙扫他一眼,有些嫌弃的撇了撇嘴:“刚刚去约会了?”

崔胜铉被他这一眼扫的自信心触底,忐忑不已:“是啊。”

“……”

权志龙沉默半晌,只是甩了甩干掉的头发,指尖轻轻推平崔胜铉外套上那些暧昧的皱褶,说:“做吧。”

他刚刚洗澡完,整个人身上还蒸腾着一点儿暖热的雾气,敞开的浴袍欲盖弥彰,暴露着他胸前大片奶油似的的皮肤,又稍稍透出一点点诱人的粉红色来。他像一块柔软的布丁,淋着散发热意的巧克力,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诱人的可以。

身体的足够契合是他们滚到今天的原因。崔胜铉对他的女友始终保持足够的绅士和负责,却选择在权志龙这里暴露出最野蛮的欲龘望。权志龙在某些方面来说是个骄傲又敏感的疯子,在对面崔胜铉的时候他仍然是——尽管他自己知道,这不过是一层掩饰。

浴袍堆叠在脚下,权志龙浑身赤龘裸,张开双腿跨在崔胜铉的大腿上,捧着他的脸颊,细细的亲吻。

他明白很多事情不可更改,却难免胡思乱想。想着也许三十分钟之前,崔胜铉还在和他的女友共进晚餐。想着崔胜铉也许送了她一条漂亮的项链,对她说了不止一句我爱你。又或者内敛的,只是替她倒了酒,只是极为认真的看着她,眼里星光灼灼,像拥有整个世界。

这都是他权志龙不知道、也不可拥有的。

他熟悉的只有崔茄子的茄子而已。

他跪下去,故意色龘情的舔湿嘴唇,仰着头轻笑着,像捧着棒棒糖的小孩子一样,在茄子的顶端“啵”的,亲了一口。

很满意的听到崔胜铉拔高的喘息。



他们从客厅滚到床上,从床上再滚进浴室,又从浴室回到客厅。崔胜铉把剩下的半瓶红酒全部淋在权志龙颤抖着的脊背上,抚摸过他腰侧的纹身,以他的身体做酒杯,明明没有喝下去多少,却莫名觉得脑子里有晕乎乎的醉意。

时针快要走过十二点。权志龙裹着毯子窝在沙发上,背对着崔胜铉,疲累的不想动身。

他斟酌许久,还是对崔胜铉说:“情人节快乐。”

崔胜铉却恍惚地摇了摇头:“我想……想和她分手了。”

权志龙听的心里一紧,眼眶禁不住的发酸。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泪腺仍然发达,还好脑筋灵活,每每总能借助于无聊的肥皂剧和生理快感以掩饰敏感。他张了张嘴,却没说什么,只是瞟了一眼窗外,对崔胜铉说:“留在我家过夜吧,雨这么大,哥一个人开车不安全。”

崔胜铉走过来,慢慢横躺进沙发里,把权志龙整个人圈进怀里。狭窄的沙发要挤进两个大男人并不容易,权志龙别扭的往里缩了缩身子,对崔胜铉说:“下次去约会,不要用这个香水了……不合适。”

崔胜铉“嗯”了一声。他声音低沉沙哑,拖着情欲之后的倦怠和餍足,权志龙没出息的听的小腿发软,想转过身去面对崔胜铉,又被圈的太紧,动不了。他把脸埋进毯子里,补充道:“虽然我很喜欢,但是女孩子嘛,应该更喜欢哥你成熟稳重的那种气质……”

崔胜铉还是懒懒的应答一声,并不当做一回事。

“志龙没有去过情人节吗?”

“啊呀,我又没有女朋友……”

权志龙笑着,抬起手肘顶了顶崔胜铉。

崔胜铉亲了亲权志龙的肩头。有很多事可以在一瞬间融会贯通,就像今天是情人节,他崔胜铉从早就开始准备,穿衣打扮为女朋友选礼物,情话准备了一大筐,他的女友也一样——可他却始终记挂着权志龙早上那个电话,权志龙说,哥晚上有空就过来喝酒吧——看,这个晚上他本可以和意犹未尽的女朋友继续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但他却选择了送依依不舍的女友回家,空出晚上的时间来找权志龙。

他是权志龙,才华横溢,魅力出众,浑身上下都涂满春药。而在这种所有人都急着两两抱团取暖的日子里,他只给崔胜铉一个人,打了电话。

“呐,志龙喜欢我吧?”

“……”

“干嘛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分手?”

……

权志龙想哭。

时针早已踏过十二点。权志龙在情人节的第二天失去了多年炮友崔胜铉,却终于有了可以过下一年情人节的情人。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