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AA

崔胜铉到家的时候,权志龙才刚醒没多久。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整个人窝在沙发的角落里,嘴里叼着一片土司,正把娱乐报纸正版铺开,摊在沙发上。崔胜铉克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整个长沙发都已经被报纸占据,他无奈的喊了一声“志龙”,在换来一个不咸不淡的眼神之后,认输地去饭厅拖了一张椅子到沙发边。

报纸还带着崭新的油墨味,好几个版的彩页印刷,硕大的标题和占据大半篇幅的权志龙的图片,旁边还挤了一个小小的圆形图像,崔胜铉仔细一看,正是戴着墨镜的他。崔胜铉有点儿头疼,伸手揉了一把权志龙乱翘的头毛:“能不能别成天看这么无聊的东西?”

权志龙把土司最后的一小块推进嘴里,依旧耐心的阅读着一行行的小字。

“可是说的很有道理啊。”

“……”

“你看,这里说,不少公司习惯把有能力者包装成Alpha,甚者会把Omega也遮掩成Alpha,权志龙才能过人,说是Alpha根本不会有人起疑,为什么要直白的告诉大家是Beta?恐怕另有隐情……”

“啊啊,还有这里,这里说,权志龙一直以来的绯闻女友、理想型,从没有过Beta,全是Omega……”

崔胜铉皱了皱眉头。

“啊,还有这里……权志龙对团内唯一的Alpha崔胜铉明显表现出了不同于其他Beta成员的亲昵和依赖……这是否是AO间特有的吸引……”

权志龙夸张的掀了掀报纸,那些薄的透光的纸张哗啦啦落了一地,沙发上终于有了崔胜铉的容身之处。

“综上所述,本报没有发表任何观点,我没有说权志龙是Omega,都是你们自行想象。”

权志龙一边捏着嗓子总结他一早上的所得,一边顺势倒进崔胜铉的怀里。崔胜铉叹了口气,轻轻捏了捏权志龙的肩膀,俯下身亲了亲他微张着有意索吻的双唇。权志龙抓着崔胜铉的领子,伸出舌头大张旗鼓的进攻,搅的两个人都脸红喘息,才算罢休。

权志龙舔了舔嘴唇,摸着崔胜铉的头发,不满的抱怨:“说真的,我穿衣打扮真的那么像Omega吗?啊,可不是大家都这么穿嘛,凭什么你就是Alpha气场十足?”

崔胜铉想笑,但并没有笑。他很努力的把嘴角那一点点笑意憋回去,捏了捏恋人气鼓鼓的脸颊:“是你自己要看的。”

权志龙看着崔胜铉,忽然有一点生气,整个人都扭进他怀里。他努力地回想了一会儿曾经遇上的一个个Omega们,像模像样的张开腿夹住崔胜铉的腰,放松了身体倚进崔胜铉怀里,抻着脖子,委屈着小奶音撒娇:“欧巴,标记我……”

崔胜铉想翻白眼,但最终还是没有。他从善如流的揽紧权志龙的腰,张口就向权志龙的后颈咬去。

两股不受控制的Alpha的气息在空气里爆烈开来,虽是早已习惯对方的味道,但体质所致,还是存有强者本能的攻击和侵占。权志龙眯了眯眼,狠狠咬上了崔胜铉的嘴唇。

“告诉他们你是Alpha不就好了?”

“我才不要……我要继续当Beta,被他们认为是Omega的Beta,团内仅有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多惹人遐想……”

评论(5)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