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情敌-1

*有点儿龙Tory和竹马组

*……是个,EG向233333?

*不一定会更新


最开始失眠的时候,崔胜铉真的只想吃一桶冰淇淋。

他一边把混着坚果的奶油冰淇淋送进嘴里,一边在权志龙家黑漆漆的客厅里胡思乱想。他把枕头垫在腰后,盖着软绵绵的毯子,在冰淇淋甜腻的口感里欲死欲仙,又忍不住频频以哀怨的眼神瞟向权志龙紧闭的房门。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睡权志龙家的沙发了。

他喜欢权志龙喜欢的不得了——从半年前第一次见到权志龙起,他就知道自己后半辈子都得折在这个人手里。但那个时候的崔胜铉意气风发,从发型到撑起的高领毛衣的皱褶再到锃亮的皮鞋尖儿,通通一丝不苟,老派又严谨,踏进夜场前心里还是坦坦荡荡,人生如同经过编程机器,却在见到权志龙的那一刻,一下全部塌进了尘埃里。

所以半年之后的崔胜铉,已经习惯了委屈自己受心上人的冷淡和睡他家的沙发,一切为人称道的自律和冷漠却都已是前尘往事,到今天,他觉得自己已经堕落到了可怜自己的地步。

就好像现在这样——

“权志龙这个混蛋。”

崔胜铉揭开了第二桶冰淇淋。

“啊啊啊啊去他的李胜利!”

崔胜铉揭开了第三桶。

“还有那个竹马竹马的东永裴!”

第四桶。


崔胜铉发誓,最开始,他真的只想吃一桶。

崔胜铉在沙发上辗转反侧好几个小时,被抽搐的胃折磨的眼泪汪汪,既不好意思吵醒权志龙,又实在没力气自己爬出去买药。他很想很想权志龙,就算这个正主儿就和他隔着一道薄薄门板。他想起第一次见到权志龙时夜场光怪陆离的光,想起那阵不正常的躁动和心悸,想起布满莺莺燕燕的混乱场合里,偏偏只有权志龙,双眼微微眯起低头轻笑时,叫他像中了丘比特的箭一样浑身欻欻的过电,只觉那也算不上多么惊为天人的五官,当真是眉眼如刀,杀气腾腾,直让他一败涂地。

他和权志龙认识一年半,亲过也睡过了,从第一句话到第一次约会再到上床,至现在熟稔的可以身份不明的赖在他家——哪一步不是他崔胜铉费尽心思、千方百计,好不容易讨来的。但他真是后悔,悔过现在不知不觉的吃完那四桶冰淇淋——权志龙这个人,一笑便轻而易举的折煞众生,顺带折煞他崔胜铉——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太过在意感情这回事。

也许他曾经是在意的,但崔胜铉碰上的时候,显然已经有些晚了。权志龙有学历,也有能力,却贪图清闲,只身踏进了红尘场。他对每一个人陪笑,温情款款,既享受芸芸众生贪慕的眼光,又自在安逸的挣进大把大把他人心甘情愿的钞票。

作为芸芸众生之一,崔胜铉唯一的特殊,也不过就勉强是权志龙的老板而已。

当初,权志龙偏着头,嗓音软糯地在崔胜铉的亲吻从脖颈移到锁骨时,暧昧又温和的拒绝:“对不起啊——我不做这个的,老板定的规矩,不能坏。”

崔胜铉恍惚如梦,眼睁睁的看着权志龙的背影,许久才怔怔地反应过来。

唉一古,夜场是他家的,老板不就是他自己吗?

然而说什么都为时已晚,现在的崔胜铉以“QAQ”的眼神看着权志龙,在权志龙数完地上的冰淇淋盒子暴跳如雷之前,麻利的缩进了毯子里。


“呜……志龙QAQ……”

权志龙暴躁的抓了抓头发,把从外面买回来的白粥搁到崔胜铉面前,又转过头去仔细阅读胃药的说明书。

“崔胜铉,你下次这样我就带你去医院直接把胃切掉。”

权志龙焦虑的几次想送崔胜铉去医院,看着崔胜铉惨白的小脸儿和疼出来的一脑门汗,心里挣扎呼啸过万千只草泥马。

“冰淇淋冰淇淋,你干脆吃死算了!

崔胜铉一边小口抿着权志龙递过来的热水,一边在心里感激上帝和冰淇淋。毕竟他和权志龙不清不楚似情人又像炮友,哪怕他掏心掏肺的对权志龙,权志龙也总是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基本上权志龙的每一点在意和喜欢,都能让他心里像化了一整座冰淇淋山那样,流水潺潺蜜似糖,空气里飘的都是巧克力味儿。



*

权志龙一心情不好,就会疯狂的刷崔胜铉的卡发泄。

他早就对崔胜铉讲明过,不辞工也不花他的钱,他可不是被包龘养——再说了,何必要让这段关系这么不愉快。但很快,他觉得他需要一两种途经发泄一下他的苦闷。

崔胜铉,一个大写的斯文禽兽、冠冕堂皇的王八蛋、幼稚鬼,压榨员工的无良上司!

约他,说好只是喝酒聊天打游戏,打着打着就晕乎乎的上了床;说好不干扰他工作,不止一次的耍小心机小动作,威逼利诱吓走他的客人不说,报复的手段也是狠辣的让人咋舌;他权志龙都不用接着混了好吧,谁还敢靠近他?明明自己有好几层的别墅,偏偏要到他的小公寓里骗吃骗喝骗睡,塞了一整冰箱的冰淇淋不说,犯了胃病还全靠他来照顾——而且,长的还不赖。面对那张脸,别说是揍他,权志龙连重一点儿的话都说不出来。

但他不会委屈自个儿憋着。

崔大少说了,他的卡,随、便、刷!

某奢侈品专柜,这件、这件、这件……都不要。

其他的,一样一件,都给我包起来。

另一家专柜,唉,看着我的手指啊,从这儿——到这儿,全都要。

东永裴从后搭上他的肩,就算惊讶,还是笑着眯着一双眼:“志龙,好久不见……呀,你……傍大款啦?”


东永裴跟着权志龙到他家的时候,崔胜铉刚刚缓过劲儿,坐在沙发上捂着缓和下来的胃看电视。他头发乱糟糟的,穿着睡衣,眼圈深重,形象糟糕。东永裴看他一眼,有些愣神:“唉,这是……?”

权志龙看崔胜铉一眼:“噢,那傻大款。”


TBC……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