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playboy(


彼时权志龙正刚刚结束一个知名的颁奖典礼。他把一个旅行包都塞不下的不清楚是五个还是六个的奖杯一齐乱七八糟的堆在车内,接着推开车门下了车,依然染着明亮的发色、画着浓重的烟熏,皮衣外套上是成片扎人的柳丁和狰狞骷髅头。

权志龙不是个合格的偶像。他叛逆、抽烟、喝酒、纹身、特立独行。不在意他人的目光,不介意世俗的批判,他敏感而疯狂。别人给他贴了这么多的标签,然而他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寂寞的快发了疯的人。

手里的龙舌兰过半了。他把银行卡拍在夜店经理的脸上,一个人摇摇晃晃的顺着无人的走道,熟门熟路的进了专用的包厢。他咬着细长的酒瓶,神思恍惚地幻想今夜共度良宵的对象——当然,他喜欢长的漂亮的,但不要太高、也不要特别多的肌肉,抱他的时候要有力气一点,他喜欢疼痛……

之后,他等来了崔胜铉。

崔胜铉被他裹挟着酒气的亲吻迫的后退几步,背脊僵硬。权志龙眯着双眼,为那张脸而神魂颠倒。他无暇思考崔胜铉不仅是不合时宜的整套高级定制西装,也不想去在意崔胜铉欲言又止的脸,他只是非常喜欢崔胜铉的反应——有点儿抗拒,但不全然是。他伸出舌头回应权志龙,比权志龙要高大一圈的身体顺从的被权志龙压在床上,并不算太被动的,慢慢脱掉了顶级明星的外套和衬衣。

权志龙闭着眼,喃喃自语:“我不是说过吗、我不要……不要太温柔的款……”

崔胜铉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他勒着权志龙的腰,一把将他压在了身下。

“但是、……”权志龙忽然咧开嘴傻笑,指尖轻轻碾上崔胜铉的眉眼。“我很喜欢你。”

权志龙喜欢疼痛,崔胜铉满足了他。

权志龙浑身赤龘裸,胸膛滚烫,贴在崔胜铉西装外套的布料上,急促而愉悦的喘息。他紧紧抱着崔胜铉,双眼紧闭,电光火石之间,涌上耳畔的不仅仅要尖锐的愉龘悦,还有熟悉的、属于他的欢呼声。

山呼海啸,震耳欲聋。

“G-Dragon!G-Dragon!……”

崔胜铉轻轻舔吻去权志龙耳边不知所以的泪痕,在他耳边说了今夜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染了令人颤栗的情欲:“我叫……TOP。”

权志龙浑身一颤。

他想,该死。这个人连声音都这么合他的胃口。

*

第二次的时候已是越界。然而权志龙知道他无法克制自己——在国外开演唱会的这半个月里,面对着无数爱他爱的恳切真诚的脸庞,他心里却满满塞着那个男人的一切。精致而漂亮的长相、汗珠滚落额角时性感的眉眼、紧绷而结实的腰身,俯下身唤他时沙哑低沉的声音……

该死,他才不想管无良的夜店经理从他的卡里刷走了多少钱!毕竟从前他的过龘夜对象里没有哪一个能让他如此魂牵梦萦,他们陪着他的次数通常不会超过“1”,甚至可能因为技术欠佳而不会到达“1”。

他叫TOP。

权志龙是该夜店的VVVVVIP。他每一次都一个人来,也一个人走。喝酒、点人上床。没有做过更多的事,每一次都是一模一样、按部就班的程序。他只不过为夜晚排遣寂寞而找一个宣泄的出口,大多数时候为了有一点儿期待和神秘,他不会亲自选择过夜对象。但今天不同——权志龙烦躁的抓了抓新染过的头发,又再一次重复:“我要上次那个,那个叫T、T什么的……”

夜店经理瑟瑟发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起他上次究竟为难搞定的大明星选择了谁,又或者他根本没有选择……

而崔胜铉仿佛天使一般踏着嘈杂的音乐翩然而至,及时拯救了无辜的经理。经理哽着喉间的震惊非常有眼色的吞下了嘴里的称呼和疑问,只是在崔胜铉径直走向权志龙的时候带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及时离开现场。他在脑子里整理庞大的信息,无法忽视寂寞入骨的大明星在看到崔胜铉的那一刻眼里噼里啪啦烧起来的火花。

今天的崔胜铉依然不合时宜。高领毛衣严丝合缝的包裹住他每一寸惹人遐思的皮肤,皮鞋尖一丝不染,鼻梁上的金丝边镜框十分禁欲而冷淡。

他礼貌至极的微笑,对权志龙说:“抱歉——我比他们稍微高级一点点,可以随时休假。”

权志龙也没有理会那些略显奇怪的部分。他微微扬起脸,着迷地深吸了一口气——有关这个男人的气息。

而崔胜铉走到他面前,距离贴近,鼻息纠缠,气氛暧昧——笑容却依然无懈可击。他伸出手,将只写着电话号码的卡片塞进大明星衬衣胸前的口袋里:“下次可以打我的私人电话,大明星。”

*

权志龙曾经交过不少男女朋友。

但无论外界说什么,他到底不是非常坚强的人。越闪烁的材质越不易被打磨的温润贴切,大多数时候他甚至选择坚韧固执的不受改变,往往要吃的苦比别人多些。但他没有说过——反正他也已习惯适应了。哪怕万人作陪、世人爱戴,也不过转瞬即逝——不会有人站在舞台上陪他,他一个人,总有时候落入深渊和泥潭,无人袒护。

所以他不想要和同一个人纠缠的太久,哪怕崔胜铉这样的合他心意。但到第五次的时候,他知道是时候抽身离开——

那夜他不够走心,许是被崔胜铉嗅出了些许端倪。他想他也已经在崔胜铉身上花了足够多的钱,奉献了一切脆弱和炙热的紧龘缩——崔胜铉实在不该奢望更多了。就算他长的好看、身材火辣、声音低沉、气质满分、为人绅士而聪明……

……权志龙承认,他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

所以当他将长相可爱、刚刚成年的小男孩边亲边拐带进电梯时,他其实是有点庆幸的。庆幸崔胜铉那样刚好的出现在电梯拐角,并且没有对他的“背叛”、“出轨”无动于衷。

*

崔胜铉给了权志龙一拳。

他抓着他衣领,破天荒的扬起一个刻薄的冷笑来。说起奇怪,哪怕崔胜铉说明他自己是更为“高级”的那一种,权志龙依然觉得他身上的气质和压迫,完全不像一个需看他人脸色过活的MB,反而更像一个领导者。

权志龙捂着肿起的嘴角,踉跄着扶住走道的墙壁。

“怎么样,大明星、权志龙,清醒一点了吗?”

权志龙居然觉得有点儿害怕。他嘴里弥漫着淡淡血腥味儿,双腿虚软,却无法开口说些什么。

“为什么找男人过龘夜?喜欢别人弄疼你吗?怕不怕有一天,你的粉丝们知道——你是个有着受虐倾向的、偏执又疯狂的Gay?”

权志龙呼吸急促,看着崔胜铉步步紧逼,咬牙切齿,但无可反驳。

“我不是MB——你没有猜到吗?不难猜吧,毕竟你这样敏感,”崔胜铉有些恶劣的微笑着,指尖看似温柔、却用了不小的力气碾过权志龙肿胀的嘴角,逼的他嘶嘶地抽气。“为什么三番五次的和我过夜?喜欢我吧?不敢承认吗?你这个……胆小鬼。”

“怎么样?怕别人害你吗?”

崔胜铉在权志龙捂着脸小声呜咽的示弱下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他挥了挥手,缩在墙角里凌乱万分的男孩听话的离开,欲言又止的咽下了对自家老板的疑惑。他看见自家老板温柔而耐心的捧起大明星的脸,给了大明星一个安抚意味十足的吻。

*

当初迷妹()崔知道自家叛逆而独特的爱豆混迹于旗下夜店的某分店时,制订的本是一套规整而细致的作战计划,从要签名、套近乎开始。然而当他被小他一圈的爱豆用双腿夹着腰,急切又火热的扑倒在床上时,他改变了想法。

现在,他俯下身,对因为快龘感双眼涣散的权志龙说:“我叫崔胜铉。”

END

评论(1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