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植物




权志龙养的盆栽要死了。

这让权志龙终日郁郁寡欢,程度甚至超过了东永裴当初失去那条陪伴自己十年的宠物狗。然而东永裴显然无法理解权志龙对一盆植物的执着,也无法感同身受权志龙此刻的悲伤与哀痛,甚至决定不再陪着权志龙面对着一盆蔫了吧唧的盆栽伤怀。他极为沉痛地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也快要陷进权志龙家的沙发里变成一株沉默的树——他积极的活跃双腿,并在走之前试图用尽量严肃而非嘲笑的口吻对权志龙说:“志龙啊,我们再买一盆吧?”

权志龙垂着眼泪,气势汹汹的反驳东永裴。

“呀东永裴!你根本就不懂、呜……我的Mark是独一无二的呀……”

东永裴真的觉得权志龙不可理喻。为盆栽哭就算了,给盆栽取名字也算了,居然给盆栽取了这么难听的名字——请问盆栽同意了吗?

东永裴离开后的第五个小时,心智成熟心理健全的权志龙先生,抱着他即将枯萎的Mark,颤颤巍巍的打算把它挪到阳台边上去。

他轻轻抚摸着Mark卷曲泛黄的叶边儿,想起曾经它是多么的青翠欲滴,迎风招展、乖巧可人(权志龙觉得Mark是全天下最乖的植物)……

东永裴在离开后的第八个小时折回了权志龙家。他站在阳台边上,看着太阳渐渐西沉,才意识到他的竹马可能已经抱着盆栽在阳台上呆了好几个小时了。他不再与权志龙的神经质负隅顽抗,而是对抱着花盆边缘哭的抽抽搭搭的权志龙小心翼翼的提议:“不然你抱着Mark出去吧?楼下有花店,也许有它……呃,认识的朋友?”

东永裴说完,自己就觉得一阵恶寒。然而植物枯死需要一段时间,他不能够让权志龙一个人一盆盆栽的在这儿自生自灭——万一权志龙脑子不开壳,把自己种进土里去了?

权志龙显然接受了东永裴的提议,抽抽噎噎的抬起张哭的惨兮兮的小脸,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东永裴欣慰的说:“Mark会很开心的。”

然而直到第三天,Mark接近全枯死的时候——权志龙才小心翼翼的抱着它去了楼下花店。他执着的认为他的盆栽不喜欢阳光,和他一样喜欢室内冷森森的温度和氛围。所以待到第三天,盛夏的阳光难得收敛之时,权志龙才抱着奄奄一息的老Mark,出了门。

花店是新开的。老板有格调和情怀,整个店面都是透光的大块玻璃,各色盛放的花、奇特好看的花瓶和瓷器……全都美的闪人眼球。但权志龙的心里只全心全意的在意着Mark,在意着它已经脆弱干枯的根部,在意着它已经干瘪的叶脉。他把Mark挪到花店边上,蹲着,小小声的和他的植物交流:“亲爱的,这儿有你认识的植物吗?”

也许是那一刻,Mark告诉权志龙他已经死了——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总之当权志龙揪着自己的衣袖呜呜的蹲在花店旁哭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而然的出现在面前。他微微弯下腰,在枯萎的Mark中间探出脸来,疑惑的盯着权志龙看。

“你怎么了?”

男人握着一支刚刚修剪好的玫瑰。他穿着修身的白衬衣,煽情的系着一条蓝丝绒的围裙。权志龙看着他,呆呆的问:“你是Mark吗?”

男人被这个问题问的哽住了。他深思熟虑许久,决定友善回应蹲在自家花店边哭的奇怪男人:“我曾经……呃、也算是吧,Mark……哈,不过现在你可以叫我TOP,T.O.P的TOP。”


永裴,我说过我的Mark是活的。




^

恶趣味,写来减压。晚安><

评论(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