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套路,都是套路。

那时候的他偏瘦,骨架又比你要小上那么一号,总是看起来小小一只的,很适合拢在怀里。而你也确实经常这么做了。你在舞台上肆无忌惮的扑上去,张开双臂,结结实实的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而你那时候其实没有发现,他偏着头笑的非常愉悦。

你更加在意另外一个时候。小小个的他意外地温驯着,颤抖着,几乎是蜷缩在你的怀里的时候。那会儿也许是感情之中还欠缺了些什么,有些别扭的他每每到这时都不肯面对你的脸,总是把光裸的脊背留给你。你低下头与他耳鬓厮磨,听着他断断续续的呜咽,舔湿他的后耳,亲吻他的后颈。彼时迟钝如你,从未想过为何每一次他都低着头不让你看他情龘动时的样子。

某一次你和他在空间狭小的化妆间里,双排放置的高大化妆镜让他有些不安,你耐心的安抚着他,看着他微微瑟缩着的脖颈,错觉怀里抱着的是你在冬日的雪地里狩猎而来的猎物。一头漂亮、年幼的小梅花鹿,或者干脆是一只不起眼的毛茸茸的小灰兔。

你忽然很想要看到他的表情。于是你伸手,五指恶意又滚烫,逗猫似的抚弄着他的喉结。他比你想象的要倔强那么一点儿,但最终还是崩溃似的、呻龘吟着仰起头,眼眶通红的看着你。

你有些慌了神,盯着镜子里的他的脸。他的眼角斑驳着泪痕,脸色苍白,又泛着迷离的红晕。他的下唇布着他自己所造的细密咬痕,一副躲闪不及的脆弱模样,让你的心也跟着有些发疼。

你生生止住明明已经渐入佳境的动作和速度,挺龘腰贴近他的身体,停在他湿龘热的深处,极其缓慢的碾磨。他这次在你面前哭了出来。你甚至能听到他带着鼻音的哭腔,叫你哥的时候都要拆作三节,声音破碎又柔软。

你不明白如何读懂感性至极的爱人,却十分懊恼于自己从前的粗心,也懊恼自己没有给他充分的安全感。你亲着他发红的眼角,却仍然不知道如何给他安慰。你不知道你慌乱无措的模样其实早已取悦了身处情龘欲之中的他,他喜欢被你珍视的感觉,并愿意为此付出一点儿微不足道的眼泪。

结束之后,你终于能与他面对面。你把他抱到化妆台上,捧着他的脸颊与他接吻。你非常的认真,霸道又强制,反复纠缠着他的唇舌,直到他气喘吁吁的推开你。他像是羞赧于你过于深情专注的目光,突然红着脸别过头去,手指曲起在你的额角上,不轻不重的敲了一下。


现在的你也仍然怀念那时候他细瘦漂亮的身体,到你更加想念地球另一端那颇有些质感的小肚子。你也仍然怀念那些感情之中仍有进退周旋的日子,却无比珍惜现下你们稳定而来之不易的感情。你很想他,他也终于不像曾经那样多伪装一份强硬,而是直白的在网路上甩了他的自拍,只差在照片上打上“我很想你”四个字。

你傻笑许久,随即又为这该死的距离而惆怅万分。但你只是惆怅而已。现在的你们正在短暂的分离之中,不久之后你们将会有一次长久的分离。但你没有丝毫的担心,因为你的直觉告诉你,这将是你生命里唯一连时间都无法磨灭的爱情。


END

没试过这么写,圆梦之作(

Ծ‸Ծ

就,前面应该是兔子时期吧。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