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

GT,GT,GT。

不接受请一定要绕行。

就一个小段子。

-

权志龙知道自己很不讲道理。

但他觉得崔胜铉这样没心没肺的,更过分。

权志龙窝在角落里,面色阴沉的看着崔胜铉肢体僵硬的跳一段奇怪的舞。他夸张的扭曲着自己的脸,顶着两个笑出来的深坑,把整个化妆间的人逗的直笑。权志龙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不在焉的滑了滑手机屏幕,不明白自己那怅然若失的感觉从何而来。

他沉沉地叹口气,旁边的沙发凹陷了下去。崔胜铉贴他贴的很近,额角顶着一层亮晶晶的薄汗,笑意都没褪下去。权志龙被他的手臂结结实实的圈在怀里,盯着手机屏的视线被挡住大半,崔胜铉几乎和他脸贴着脸,用一种悠哉的近乎无辜的语气问他:“志龙你看什么呢?”

权志龙咬着后槽牙,冷冰冰的说:“让开,你挡住我了。”

权志龙不明白自己为何如此暴躁。然而当崔胜铉的脸上涌显出直白到不加丝毫掩饰的委屈的时候,他的暴躁呈几何式的增长,几乎到了一种无可排遣的地步。

活动结束之后权志龙依然是那副样子。但崔胜铉总是先服软的那一个,不远不近的跟在他背后,眼疾手快的在车门关上的前一刻强行和他挤上了同一辆车。他很小心的抓住权志龙的衣袖晃了晃,小心翼翼的盯着权志龙的侧脸。

“志龙……去我家喝酒吧?”

权志龙轻轻“嗯”了一声,便自顾自的低下头去玩手机了。崔胜铉有点儿挫败,放开了手,也盯着窗外,脸色呆滞的放空。他不明白自己又触怒了权志龙哪条神经,他自觉已经很小心的去维系他和权志龙之间的关系了。就算这种关系给崔胜铉的感觉不是太好,但他依然非常珍惜。


他喝醉了。然后不出意外的被权志龙压在床上。他假装自己醉的神智不清,抿紧了嘴唇轻声呜龘咽,把脸压在枕头上,有意让自己陷入漫长而黑暗的窒息里。权志龙亲亲他的后颈,喊了他几声哥。

他们在一块儿以后,除了在床龘上,权志龙很少再喊他哥。他咬着牙,体内生硬的疼痛让他在心里咒骂了权志龙这个不体贴的小混蛋几千遍,但动作却只是愈发顺从的,慢慢弓起了腰。权志龙的鼻息湿湿热热的喷在他耳侧,绵绵密密的用气音说些不走心的情话。

崔胜铉听不进去。他只是觉得浑身发疼,很难过。权志龙整个人都伏在他背上,明明轻的像头小猫仔,动作却凶的像只小豹子。他知道自己撑不久,过不了多会儿就只能哑着声儿求饶,那种从内至外的、几乎要把人剖开的疼痛感太不好受了。反正偶尔情势对调,他都舍不得让权志龙受苦,也许太过温柔了,权志龙真就不明白这种事没有温情作辅,欲龘望其实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痛苦而已?

还是他们对待爱的方式不太一样?

崔胜铉模模糊糊的想着。

还是他不是个好男友?也许权志龙需要能够一手掌控住他的人,而自己则显得太过懦弱和幼稚?……或者,他给权志龙的不够多,优秀强势的小狮子总是不容易满足的……

可他很努力了。

他在半夜醒过来,腰骨酸痛,像被几辆大卡车一起碾压过一样。权志龙抱着他的手臂黏在他身边,睡的头毛乱翘,嘴唇微张的弧度尤其的可爱。崔胜铉当下就觉得受了暴击,手掌抚过权志龙的脸颊,动作轻柔的在他嘴角印上一记亲吻。

崔胜铉觉得自己的满腔情绪都烟消云散。他看着权志龙,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在这里。总之他们还在一起——问题总会解决的,不是么?

Fin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