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旅途(上)

ABO,AlphaxBeta。

(上)

“到两地分居的时候,我愈加不可抑止的生出许多绮丽的幻想来。他的身体算不上很美,至少不是标准的、可以印上画报的那种美。但那些小小的缺陷使我更喜欢他——他把他自己的身体当做画布一样施展,深陷的锁骨便留一整串重复单调的罗马字母,顺着圆润的肩头长长延展而下;明知自己身板单薄便在腰侧留巨大的英文字符;腿根处的两道则像隐秘又克制的枷锁……都是随性的,但随性的恰到好处。不论是少年时称得上鲜活幼嫩的肉体,还是现下不够健壮却足够成熟的躯体,都足以令我神魂颠倒。”

权志龙揉着跳动的眼皮,面无表情的读出崔胜铉电脑屏幕上的文字。而崔胜铉窝在一边的沙发上吃权志龙刚刚买回来的香草冰淇淋,冰淇淋勺咬进嘴里松不开,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无辜的近乎天真。

权志龙决定跟崔胜铉好好谈谈。

“哥,我说真的,你不能再把我当蓝本写进你的小说里了。”

崔胜铉对权志龙的严肃毫无所知,眼神乱晃,笑眯眯的盯着权志龙后颈缠绕过来的新纹身。这个角度他只能够看到一点点翅膀的尾端。这让那个包覆权志龙整个后颈的图案显得神秘又性感,崔胜铉舔了舔甜的发腻的唇角,不舍得移开眼。

“为什么?”

他的态度让权志龙觉得忍无可忍,但仍然压低了怒气同崔胜铉交谈。

“我不是……你觉得我很好看,那没什么。可你写的太明显了,谁一看都会知道是我。而且——而且哥,你既然要写,怎么不干脆试试描写个Omega什么的?什么香甜馥郁的气味……就像一般不入流的小说那样的。”

“……”

“嗯……我不是说哥你写的不入流……”

崔胜铉大度的摆摆手,他的沉默并不是因为权志龙这句话。他放下空冰淇淋盒子,摆正身体,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他盯着权志龙因为不自觉的焦躁而啃咬本就光秃秃的手指甲,十分无奈的摊了摊手:“我知道。但是……志龙,你就是我的缪斯啊。”

“别人不认识我也就罢了,可你的朋友、我的朋友,大多是我们共同的朋友,都会看你的书。我说真的——哥,你从来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更喜欢那些又软又甜的Omega,那是你作为Alpha的天性……”

权志龙知道他自己在失控的边缘,因此他没能及时收住那些明知道会让崔胜铉难受的话。但他抑制自己同样抑制的太久,甚至就在说话的这个档口,他还忍不住瞟了几眼Alpha只在他面前大方敞开的浴袍下露出的胸肌线条。这样的举动在朋友的立场里站不稳脚跟,就像他现在大声指责崔胜铉不该搅扰他作为一个Beta的安宁一样。

崔胜铉把刚刚放下的腿又收回到沙发上。他不愿意说什么,只是蜷着腿靠着沙发,指尖轻轻扣着沙发皮,无声的发泄着那点儿怨气。

“那……志龙啊,你搬出去住吧?”

“…………哥?”

崔胜铉假装没有看到权志龙脸上的错愕。他只能自我催眠他没有在耍幼稚的小脾气。

“搬出去吧。哥只要看到你,就会很想把那些想法都转化成文字。就……少让哥看到你吧,哥会克制的。再说了……你早就该搬出去了。”

“……我知道了。”

权志龙明白崔胜铉的意思。

年少时一同出来打拼,几个人身上加起来的钱都不够几顿饭,最开始也只能选择合租在一起。性别分化之后也只有崔胜铉一个人分化成了稀有的Alpha,其他人都只是最普遍的Beta。也没有什么——不是所有人都想成为受信息素控制的野兽,Beta也很好,无论做什么都可以更加的放心大胆。

但后来各自事业有所发展,在有了各式各样的理由之后便都搬离了集体宿舍一般的公寓,只剩下权志龙和崔胜铉。崔胜铉的爱好是写作,只写了那么几本题材冷门的情色小说,拿着一份不多不少的稿费,除了花在收藏喜欢的艺术品和家具上,实在剩不下多少来买房,干脆踏踏实实的没有挪地儿。

而权志龙的理由更加简单一点。李胜利问他要不要买下市中心一套条件绝佳的套房时,他只是咋咋呼呼的揽着李胜利的肩膀嘟囔,大家都走了,胜铉哥一个人多孤独啊。

孤独吗?

李胜利摸不着头脑。大家最后不都是一个人过吗?


权志龙花了一个晚上收拾行李,决定先去李胜利家暂住几天。崔胜铉没有出来送他,日夜颠倒的崔大作家难得起床替他做了一份早餐后,又揉着眼睛回了房间。权志龙盯着盘子里那块煎的恰到好处的培根,觉得五脏六腑都让崔胜铉蒙了一层厚尘,难受的他抓心挠肝。

崔胜铉轴起来是真轴。不像他,最多也就是想撒个娇而已。……也不是真的就不让你写啊!你就骗我你不写了,不要写的那么明显不就好啦!你不是很厉害的嘛……

权志龙狠狠的用叉子折磨那块可怜的培根,气呼呼的皱着刚刚没好意思在崔胜铉面前皱起来的脸。

他一个人踏出房门,临了还回过头去,看着似乎又空了一点的房间,觉得心里也空落落的。

往年性别未分化的时候,他的性格一贯强势,偶尔父辈也会猜测有可能他是个Alpha。而崔胜铉正好相反,有点儿内向、又有点自我的小胖子,又总是喜欢粘在权志龙的身边,总被别人取笑以后一定是要嫁给权志龙的。那时候权志龙心高气傲,只看的上隔壁家扎蝴蝶结的小女孩、隔壁班穿超短裙的班花、附近大学里长发飘飘的校花……早知会有今日,当初就应该有多少便宜占多少,别人嘲笑崔胜铉要嫁给他,他就应该挺起胸脯说我娶他。

后来崔胜铉暴瘦,那张脸突然变的性感又立体,权志龙才开始隐隐有些期待崔胜铉分化成Omega。但大多数时候,生活都是一个浪龘叫着的婊龘子,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刻高龘潮迭起,措手不及。

崔胜铉是个Alpha。这世间认定的、始终要与Omega相互束缚的、强大又伟大的、一根屌就能日天的——Alpha。

而他权志龙,只是个Beta。

TBC

太晚了写不完了所以分个上下。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