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勇往(上)

老师x学生


崔胜铉第一天上班。他拖着薄薄的教案算不上太轻松的迈着步子,也并不是太有热情的研究着刚从打印机中抽出来的座位表。油墨的味道崭新,他的前身胳膊上吊着绷带,颤颤巍巍的拿着这张座位表给了新班主任崔胜铉一些些毫无作用的忠告。

他今天选了一件中规中矩的衬衣,煞有介事的架了一副略显老气的眼镜,无非就是想给学生一个安静又呆板的印象——开玩笑,他又不是电影里的热血教师,不想招惹上这群小魔头,也不想和那个可怜巴巴的老头子一样缠着绷带给下一任声泪俱下的诉说一群毛头孩子的暴行。

于是他从容而安定的踏进教室,忽视嘈杂的环境和肆意打闹的学生,只稍微地给了前排靠着窗抽烟的男孩子一个不太有威慑力的眼神。那个男孩子咬着半截烟冲他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乖巧的整套校服、干干净净的一张少年气爆棚的小圆脸,染白的头发梳到额头上扎成个小啾啾,笑容无害且温顺,眼睛眯起来,颊边还有着小小的梨涡。

喔——

崔胜铉也回以一个友善的微笑。座位表上写着少年的名字,打着绷带的老教师面带惧色的控诉这个少年整整半小时,让崔胜铉深深记住了这个名字。

“我是你们的新班主任。”

崔胜铉的音量控制的刚刚好。他并不介意被忽视,反正给不懂事的高中生讲课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事情。他自认算不上一个合格的老师,但这群不合格的学生大抵也只是得到了相应的待遇而已。

权志龙依然在笑。他没有同桌,独自一张桌子倚在窗边靠讲台的位置,不紧不慢地当着崔胜铉的面儿把烟抽到尾。他盯着崔胜铉,注意到男人干净的皮鞋尖儿,衬衣上骚包的暗色刺绣,以及那张端着的、貌似非常严肃正经的脸。

权志龙轻佻地吹了声口哨。

“崔老师——你好帅啊。”

*

崔胜铉觉得少年的身体滑溜溜的,像一尾鱼。

胳膊纤细柔软,腿也又细又直。小腿肚子紧绷起来,圆鼓鼓的一个弧度,握在手心里意外的契合。他轻轻地拎着权志龙的脚踝,舌尖贴近到小腹,故意灼热而急促的轻龘喘着,看未成年的小东西禁不住撩动的绷紧了足尖。

其实崔胜铉也不是相当的熟练。他的掌心微微收了收,薄薄的校服攥成一团,上方传来少年人轻声的呜龘咽。他不喜欢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的学校,更不喜欢这个混乱又邋遢的、排在末位的班级。反正其中除了纨绔的富家子弟,就是难以管教的小混混——但他不讨厌权志龙。毕竟他端着僵硬的笑容同前任班主任交接工作时,那些听来怎么怎么过分的举动,其实说白了也不过就是少年人放肆的小打小闹。什么胶水、黑板擦一类的小手段——崔胜铉想,这不恰恰证明了这孩子确实像热血的少年电影那样,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嘛。

自认与学生的代沟窄了前一位好几个东非大裂谷的崔老师卖力又温吞的取悦着他的学生。而算不得一张白纸的权志龙爽的膝盖都并起,抵在他老师的肩颈上,颇有闲心的将崔胜铉那看起来相当薄情的嘴唇同几任前女友的对比。他用指尖缠紧崔胜铉的头发,浑身颤抖,然后慢慢、慢慢仰躺在了办公桌宽大又冰冷的玻璃台面上。

比他年长的男人唇边粘着一丝不可言说的液体,衬衣依旧工整,那副眼镜却像个斯文的玩笑,显得禁忌又色龘情。权志龙眯着眼发笑,脚踝晃动着踢掉校服长裤,等待着崔胜铉紧贴上来的身体。

他的指尖带着一点力道碾过了崔胜铉发红的嘴唇,悠哉不已的总结。——嗯,活儿要比姑娘差。只是胜在皮相和气质。

然而他的崔老师露出一个称得上是狡黠的笑容,轻易击碎了权志龙关于后续的所有幻想。

他拢了拢额头上垂下来的几缕刘海,恍然大悟一般轻摇着头,捉弄似的在权志龙耳边轻声道:

“啊……不行呢。”

“志龙同学还没成年吧,老师不该这么做——是犯罪呢。”

*

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以后,新班主任和所有科任一样的不受宠。没有人再听崔胜铉讲课——沉迷于崔胜铉美色的女孩们和权志龙中只有权志龙仍在坚持,而女孩们早已在崔胜铉令人昏昏欲睡的数学课中阵亡了。

但权志龙更多的是气恼。

他还是靠在窗边吸烟,崔胜铉自顾自的讲课,在黑板上一遍遍的书写权志龙完全看不懂的方程式。崔胜铉的样子淡漠又冷静,全然不在意整个班级只有权志龙一个人心猿意马的看着黑板的方向。他转过头,指腹推了推鼻梁上下滑的眼镜,眼睛里像含了一层雾一样,拿着粉笔敲了敲讲台。

他的余光带过权志龙所在的位置时,权志龙微微撅了撅嘴。他想起那天早晨抽第三支烟时,崔胜铉从外面进来,光凭一张脸就夺去了他大部分的注意力。然而崔老师眼底有显而易见的不屑与敷衍,却选择在清晨新鲜的阳光里,弯起嘴角给了他一个十分平和的微笑。

之后,权志龙几乎是下意识的吹了口哨,下意识的在全班的哄笑中道出一句不太礼貌的调侃。

噢,可他真的只是在说实话。

而崔胜铉不紧不慢的收了收摊在讲台上的资料,看着座位表轻声念出他的名字。

同类是有所感应的。半弯不直且此刻才一脚踏入大门的权志龙模模糊糊地在崔胜铉请他下课来趟办公室的时候意识到这一点。而他可敬可爱的领路人、带领他找寻本真自我的崔老师,好整以暇的把他抛进成年人欲龘望的洪流之中,再好整以暇的、一颗纽扣的不松开的,全身而退。

权志龙很不爽。

*

在纨绔的富二代和难以管教的小混混之中,权志龙属于两者兼并的、难搞过任何一种的流氓富二代。

老权早早为权志龙铺定后路前路岔路口,千种万种人生赢家的活法儿,只要权志龙迈步子跑两步,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有。且权志龙从小表现出了让老权叹服无比的商业才华,因此加倍的恃才傲物、放浪形骸。

F班喜欢的课程里大致只有东永裴所任的体育课、崔胜铉所教的数学课是受到欢迎的。前者是因为天下学生都不会抗拒自由自在的课程,而后者则是因为崔胜铉实在太过不负责任的放任着学生。李胜利曾经尝试在数学课上吃烤肉挑战崔胜铉的底线——但崔胜铉的底线一跌到底,最终受不住馋的跟着学生一起盯着烧烤盘上泛着油光的鸡翅。

而目前权志龙更多喜欢教体育的永裴一点点。他在放学后跟着东永裴在篮球场上打球,假装不在意东永裴因为热而袒露出来的结实腹肌。他接过东永裴递过来的矿泉水,仰着头在临近夜晚的暮色里咕噜噜的往嘴里灌,意外地看见篮球场边缘,此刻早该回家的崔胜铉。

他同东永裴道了别,然后在路过崔胜铉时停在了他面前。

“呀,老师来看未成年人打球吗?”

崔胜铉从沉思中清醒过来,对他露出一个万分亲切的笑容。

“不。我来看东老师的——毕竟永裴老师的身材实在是太辣了。”


TBC

我打TBC老是写不完,猴烦。

要高考啦x快自由啦。晚安~

评论(7)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