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勇往(中)


崔胜铉有了今晚的目标。

其实他深知自己在想些什么。他知道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这张脸无往不利,这间酒吧里的大多数人会毫无戒备的接受他为他们点的一杯高度数的酒,晕乎乎的倒在他怀里,任由他为所欲为。但以往他总是对消遣的对象有着明确的要求和标准,很少放任自己凭着感觉行事。

但今天他不。他喜欢那个靠在吧台边的少年。那人看起来同他的学生们差不多大,染成浅色的头毛乱糟糟的,眼神却有些局促不安,似乎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

崔胜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扬起一个他绝不会在他的学生们面前露出的笑容。

过程顺利,体验良好。崔胜铉找了个安全的距离坐到少年身侧,细声而温和的搭讪。然后他看见少年咧开嘴对他笑,一双眼睛眨的发亮,让崔胜铉有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他不想仔细思考他究竟为什么坐在这个少年身边,反正无外乎都是那些很简单而他不想去面对的情绪而已。

少年喝的有点儿懵了。于是崔胜铉适时地贴上去,用暧昧低沉的声音颗粒似的轻滚过少年的鼓膜,那年轻又柔软的唇瓣像未成熟的果实般泛出酸涩诱人的味道。崔胜铉回忆起F班的教室,窗外的日头亮的发白,开着冷气的教室也仍然热意滚滚。

*

“嗨,崔老师,真巧。”

……

崔胜铉有点头疼的看着猎物仓皇逃窜的背影,转而去看笑眯眯的权志龙。那人穿的比刚刚那个少年要随性,能看见腰线的背心和超短的紧身裤,描了深黑的眼线,头发也一样揉的乱糟糟的。

老道多了……崔胜铉想。比刚刚他的小猎物那种伪装出来的成熟要老道的多,权志龙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少年人利落青春的美感。他很懂得打扮他自己。

权志龙打了个响指,要了杯酒。他挨着崔胜铉坐下,裸露的大腿故意紧贴着崔胜铉的,并小幅度的晃着小腿。即使是隔了一层布料,那肌肤相贴的粘稠温度也让人无端的觉得刺激。

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指了指屏幕上崔胜铉的侧脸。

“看,要是我把这张照片发给校长和同学们的家长……”

崔胜铉长长叹口气,气定神闲:“志龙同学,未成年人不可以喝酒,也最好不要呆在这种场合。”

权志龙撅着嘴反驳崔胜铉:“你刚刚还和一个未成年人搞在一起!”

“……”

*

他们见面的第一天就在办公室里乱搞未遂,但后来的大半个学期却都正常的不能够再正常。除了偶尔能对上权志龙不大甘心的小眼神,有些时候无法克制的多盯着权志龙看上那么一小会儿以外,崔胜铉自认为自己的表现称得上完美。

他不是真的在意权志龙未成年。只是那一天他两手撑在这小少年的腰侧,居高临下的盯着那意乱情迷的脸时,心里漫涨开来的欢喜淹没了他,却也叫他犹豫起来。他那时候已经很喜欢初见第一眼的权志龙,未来保不定会更加喜欢。而这个人现在蜷缩着身体哑着细细的声音喊他崔老师——他面对着伊甸园的苹果,但比起吃下去,他更倾向于保留。

即使有可能落进别人的嘴里。

奈何权志龙不懂得崔胜铉的情感艺术,只单纯少年心性,觉得崔胜铉耍了他,抓心挠肺的妄图从这英俊又假正经的男人身上讨回来一成。夜店是他尾随的、装扮也是他细心挑选过的,连手机快门的声音他都设置成了静音——也许这男人不受威胁、也不在意他这些幼稚的小动作,但没有关系,他只要展现出那个姿态来——鱼儿会主动献上他脆弱的双唇的。

“老师,崔老师。我下个月就要成年了。”

权志龙故意把音节咬的很清晰,声音却很轻。不等崔胜铉反应,他便掀开大腿利落的跨坐到了崔胜铉身上。男人的五官精致又英气,一双眼在光线晦暗的夜店里熠着星光一般深沉又动人,权志龙呼吸加速,指尖拂过那人紧绷着的嘴角,下意识的舔了舔上唇。

“老师真的不想……赶在成年之前吗?”

该死。

崔胜铉在内心如此咒骂着。

*

没什么适合形容现在的心情。

他也不是全无感情的——即使因为某些原因他选择不去品尝他的夏娃——但那些少年坐在离讲台最近的位置气鼓鼓的盯着他、甚至有些恼怒他过分的冷淡和忽视的时候,他心里也像一湖搅开了的水,温柔又波澜,欢喜又胆怯。那不同于对甜食的依赖、对玩具们的喜爱、以及对家具、画作的占存欲,那就是单纯的吸引力,简单又惊骇的,连那人多出一个小小的动作都让他觉得可爱又迷人,心情愉悦又复杂。

所以这次他选择了用双唇去体味这年轻人浑身上下紧绷又柔滑的肌肤,用舌尖去轻碾慢尝,勾龘引少年全身的每一寸颤抖。即使跌跌撞撞急切的拥吻之中他们只随意选择了一家环境一般的快捷酒店,但那些糟糕的体验不影响他感受权志龙摇荡的腰肢,那些热而滚烫的亲吻,眯起的双眼,皱起的眉头。

他选择不那么温柔体贴,恶劣的听着权志龙颤抖的呜咽,猜测着这孩子有没有一丝丝后悔今晚的举动。他终于尝到垂涎已久的毒苹果,哪怕从此以后失去极乐的伊甸,也只记得此刻无尽的甜蜜和欢愉。这孩子是他崔胜铉的了。

但同时他也有些害怕。他已经懒怠世事,合格的达到了成年人的标准,而怀中嗓音细软的少年仍然是个孩子,他实在万分不舍,让他心尖儿上开的娇嫩花朵过早的去迎接尘世中的跌宕。他宁愿一再搁置,只是为了让夏日里甘涩的果实慢慢成熟至秋日里坠着枝条的硕果,哪怕他不能做第一个品尝滋味的人。

“崔、啊……崔老师,你专心一点……呜……”

罢了。

他摸了摸少年汗津津的黑发,嗓音低沉而甜蜜:“胜铉,叫我胜铉。”

TBC


这篇搁的久了估计有点儿断层,就是老师x学生的那一篇,希望我能写出下来……

评论(1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