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酒茨】好久不见01

生子,霸道总裁吞x保洁小妹(。)茨

世界设定男男结婚生子是常事,本来不想产粮的,被22章刺激想撒大泼狗血

无脑宠的吞和无脑茨(……),总之不爽可以打我,小甜饼HE,进度可能hin慢。


01

 

热。

 

酒吞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空气干燥而冰凉,掌下的皮肤却泛着粘稠闷热的湿意,窗外的天空模糊地透着晦涩的青,昏暗的光线让酒吞觉得眼前的东西都不太真切,好似一个黎明将近时短暂的梦境。然而一切又是这么的真实,他有整好几年没再见过茨木了,这个家伙好像瘦了很多,头发染成了红色,却又不是那么的鲜艳,好似浸过了水,褪掉了些。

 

他很热情的亲吻着茨木,从脸颊到耳侧,再到脖颈。他听见茨木微弱的喘息声,颤抖一下一下的,身体绷紧又放松,温柔又断断续续地喊着他,挚友、挚友。

 

茨木还是和很久以前一样,傻气又可爱。酒吞觉得一股难以言说的热意从小腹蔓延到心口,他从没这么想取悦一个人,他想看茨木崩溃又愉悦的神情,想听他压抑却无法克制的声音,想看他哭,又想看他笑,想他抱着自己,为自己而失去意识,像落水而找不到依托的人抱紧一块浮木。

 

酒吞说不清楚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毫无疑问,此刻他一丁点都不想和茨木分开。

 

临行来G市前,酒吞还试图推掉这个毫无意义的聚会,他向来不喜欢这些需要曲意逢迎的场合,那些交错的灯光和不怀好意的酒杯可不像学生时代时那些易拉罐的啤酒那样潇洒肆意,可这些不快和烦躁全都只是在他遇见茨木之前,在洗手间碰见那个人的时候他甚至想打个电话感谢一下不由分说把他打包塞进飞机里的秘书青行灯。

 

没有人知道茨木这个名字,几乎成了酒吞心口的一道伤。

 

茨木穿着制服,领带好好的系着,左手还托着一只空的托盘。他们就这样在厕所的洗手台前碰见,酒吞脸上还沾着自己扑上去的冷水,茨木的视线都还没能完全从门外转回来。酒吞难以形容自己的心情,遇见茨木像是枯燥行程中一道意外的惊喜,将他几乎如死水般安静的心激起翻涌的浪,澎湃而汹涌的情绪立刻淹没了他。

 

他像只野兽一样直接将茨木压进厕所的隔间里亲吻,双手揪着这没心没肺的家伙的领口,然后又急躁的从后腰摸过去,把他塞得好好的制服下摆扯出来,恨不得把他浑身上下摸的乱糟糟的。茨木呜呜咽咽的在他亲吻的间隙艰难的喊着挚友,却到底没有反抗,眯着眼用手臂勾住酒吞的肩膀。托盘直直的磕到瓷砖地板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他们直接在厕所来了一发,然后酒吞欲求不满的将茨木直接拖去了酒店,去他的聚会和应酬——酒精和茨木的身体完全充斥了他的大脑,让他几乎无法思考,也没法去交流。

 

昏睡过去之前,酒吞悲哀的想着,他看起来一定像极了一只发情期的狗。

 

 

 

 

如果不是睡时用力抱住了茨木,也许这个耿直又傻气的家伙又要再一次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了。酒吞睁着惺忪的睡眼,看着试图从他怀里挣脱的茨木,吊着眼尾狠狠瞪了一眼。茨木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温顺了下来,哭的有些浮肿的眼睛微微垂着,嘴角抿成一个细细的弧度。

 

“挚友……好久不见啊。”茨木说。他的声音哑哑的,压的有些低,却还是酒吞所熟悉的那样子。只是以往茨木的声音都含着饱涨的热情和元气,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但酒吞还是觉得万般的柔情和爱意都为这久违的声音所漫溢着,那些失去的、空白的苦闷和焦躁,好似全部为这重逢的一声失而复得。

 

“好久……不见。”

 

酒吞叫了双人份的早餐,坐在床边打青行灯的电话,告诉她立刻到G市来处理他昨晚不告而别所留下的烂摊子。茨木一个人在床上盘着腿吃早餐,他选了清淡的,冒着热气的白粥慢慢吹凉了再喝进嘴里,身上只裹了一件浴袍。酒吞秉着对女性的尊重没有挂了青行灯的电话,只是敷衍着那头她的怒气,眼神时不时往茨木这边瞟。

 

说实在的,从前他傲气又不羁,不顾及身边人的感受,直到茨木从他身边消失,他才觉得懊恼和悔恨。他不是不能够找出茨木,只是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茨木为何突然离开他。旁人一贯觉得是茨木对他单向狂热和崇拜,他并不怎么在意茨木,其实没人知道他心里茨木的分量,也许就连他自己也拎不太清楚,只不过凭着点年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心性,由着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着,才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茨木只有一只手,捏着勺柄一口一口的送着粥,头垂的低了,还没来得及打理过的长发乱糟糟的半垂下来,他就得轻轻的松开勺子,把头发顺到一边去,再接着吃。

 

酒吞看的有些心疼,也不管仍然说着些什么的青行灯,把手机扔在一边,偏头就凑了过去,亲上茨木鼓着的脸颊,手掌替他将头发顺回了背上。这个吻太突然,亲的软腻黏糊,茨木愣了愣,开始以为大早上的酒吞想再来一发,过了会儿发现酒吞真的只是在亲他,亲昵又温情,不带半点狎昵。

 

茨木偏头躲了躲,似乎不太适应酒吞不曾见过的一面。

 

“……唔,糟了挚友!我要立刻回去了,一晚上没回家,我担心儿子一个人!”

 

酒吞懵了。

 

儿、儿子……?

 

 

 

TBC


评论(1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