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雪*

塞北花,江南雪。世上好物不牢坚。

3.5


抽一支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崔胜铉知道,但他就是很不满意。

权志龙是个很不单纯的人——换句话说,只就是复杂而已。他敏锐到极致,不愿放过捕捉这个世界最轰轰烈烈青春鲜活的一股洪流,以至于自己都站在这洪流之上作为主宰之一。他永远不能只专注于一件相同的事,就好比他愈来愈无节制的烟瘾。

往日里崔胜铉很适应他的习惯,因为他们抽同一种牌子的烟。他也喜欢并且习惯权志龙摸走自己口袋里的半盒烟,又或者是在缭绕的烟雾里晕染出几分迷离媚意的侧脸,甚至是理所当然的把烟尾近距离压到那人面前用他的烟点燃自己的烟时那一时半刻的静谧,都十分叫崔胜铉喜欢。

但他崔胜铉也难免有苦恼的时候。他和权志龙的关系搅和数年,时而如亲密爱侣浓情蜜意,时而又疏离冷淡只剩肉龘欲,从来没有一个说清楚的时候。崔胜铉不知道权志龙是否不在意,毕竟他玩什么都玩的开,命数里也不止他崔胜铉这么一段孽缘——

但不管怎么说,他离权志龙最近,也必然是对他最好哪一个。


崔胜铉实在不愿和一支烟争宠。

于是作为代价,权志龙答应和他来几个一直不太喜欢的体龘位,以补偿崔胜铉他的不专心。但他的烟瘾是真的上来了,手指心口一同发着痒,急切的催促他做些什么事缓解焦躁——他盯着崔胜铉,尽管身体严丝合缝的钉在一块儿,他脑子里却仍然不时地浮现出不合时宜的画面。

崔胜铉也会和别的人贴的那么近,饮一杯酒、低声谈笑。以往这些都是他的专利,何况那只是聚会上遇到的某个不知来路的女人。

……

崔大傻!

他咬了咬牙,哆哆嗦嗦的点上烟,被崔胜铉架着腿,还算温柔的托了起来。

他指缝里夹着烟,半眯上眼,满足地吸了一口,俯下身亲了亲崔胜铉,倒真的如了崔胜铉的愿,挺着腰,慢慢往下压。这个姿龘势实在顶的太深,深的他连喘息都要停顿,本能直觉的要逃离。但总归答应了崔胜铉,他格外珍惜这换来的奖励,一边逞强的大幅度起龘伏,一边一口接一口的把呛人的雾气抽进肺里。

他总算暂时抛却他可怜又可笑的小心思,专心享受在双重的感官里。

崔胜铉大概是有些心疼他这副样子,第三支烟未过半,就反过身重新压住了他,凶狠而仓促的收了个尾。权志龙躺在床上敞着腿失神,里外都是湿黏黏的体龘液,但并不难受。他浑身的感官在崔胜铉满怀珍视的拥抱之中攀上另一个顶峰,缱绻又温情。

“说好了几个,才试了一个。嘛,当你欠着。”

崔胜铉伸过头,抢去权志龙的半支烟,神态很是认真。权志龙白他一眼,凑过去吻了吻他,小声抱怨:“小气鬼。”

*

鸡涌,请问你不喜欢的其他体龘位是什么?

嘛……。后龘龘入吧,看不到他的脸,少了很多乐趣。

噫……。请问胜铉xi想要尝试的其他体龘位是?

后龘龘入。嗯……我喜欢他的背,很好看。

评论(4)

热度(26)